文學的女神
我願意焚毀自身的青春
割裂傷口的動作為儀式
以誠懇的靈魂作為獻祭
文學的女神
要我如何遺忘妳
教我如何不愛妳
我曾如此毫無保留
而如今我一無所有


鬼周譯注評:
短句又出現了,表示我又開始懶得屁話了;一方面前陣子去台北找渣渣玩,回來很累,好消息是紅襪隊打入世界大賽了,很開心,我要早睡早起看現場直播,存款有點少,我花錢有點快,有點擔心,我要想辦法用屁話搞錢,在報紙副刊上寫我家的小貓小狗死掉了我好傷心牠那麼可愛我好愛,各位看官賞點錢給我好嗎官人我要,文學先一旁吃屎去,反正文學從來也沒有神的眷顧,說真的,有沒有人知道,漁人出海拜媽祖,土匪警察都拜關公,那作家要拜什麼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iho 的頭像
sopiho

鬼周譯注評

sopi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