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書餘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getImage.jpg  86494.jpg

「魚幫水,水幫魚。」是高陽的歷史小說「紅頂商人」裡,主人翁胡雪巖最愛講的話,也是這本談判教學書提倡的重要概念之一,也就是要人「把餅做大」。談判的最終目的,是要讓雙方都能滿足自己的需要(比方說你要面子,我要裡子,我們就有協商的空間-交換評價不對等的東西);和一般商戰電影、宮鬥劇、厚黑學給人的印象,談判就是要耍心機騙術、裝腔作勢、強行恫嚇奪走對方一切-是的,強硬的手段或許能達到立竿見影之效,但你強取豪奪,之後就要提防別人報復;如果有人感到受騙,那之後的官司,甚至失去信任感(這東西要恢復很難),後續所付出的代價往往會比你當下得到的還多。

sopi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getImage.jpg
還記得國中時,我課後輔導課的作文老師是這般評論中國人(好吧!覺得臺灣和中國不一樣的人可以不用把自己算進去)的-他說中國人跟外國人相比,天生缺乏冒險的性格,即便瀟灑如李白,爬個蜀道山路也要哀嘆這難啊比登天還難;當官被貶流放異地就惶惶不可終日如喪考妣,成天吟詩靠北靠母比辦公文還勤,如果那時有臉書IG,這些狐死首丘落葉歸根羈鳥戀舊林池魚思故淵發明了一拖拉庫與思鄉病有關成語的中國文人,發文洗存在感的數量一定非常驚人。

sopi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7n_zhangziyiisgoing00.jpg

「誰控制了過去,就控制了未來;誰控制了現在,就控制了過去。」-喬治歐威爾《1984》

sopi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1390897683189.jpg

我一度是CD的蒐集狂。
自高一時買下許美靜的精選輯後,隨著聽的曲風歌手變廣,從國語聽到西洋,從芭樂歌聽到抒情搖滾,再由抒情搖滾聽到重金屬搖滾、電音、饒舌,我將父母給我的辛苦錢全都奉獻給了玫瑰、大眾唱片、光南,一張張當時要價三百五左右的CD塞滿了我床頭的櫃子,我娘每次看到那疊CD總是搖頭歎息,一副我這個敗家子拿黃金去換垃圾還換得很開心的表情。

sopi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0010644824.jpg

有些時候,作者用了很多很多的形容來比喻一種感覺,隨著文采的堆疊,想像也越趨於畫面,當我點點頭清楚明瞭時,有種 '恩!我瞭'的感受,大呼過癮。有些時候,文字跳躍之快,我的眼球與腦袋還來不及反應,我已經翻頁,返回前頁重新了解,發現我原來根本不了解,剎那間有自我羞愧腦殘之感,但是也面臨著巨大文字功力的壯闊震撼,只能讚嘆一聲"原來這就是駱式文學"的魅力阿!
細細爬疏,尚未閱讀完畢,但是覺得這本厚書絕對是讓自己的閱讀體驗進化到另一個世界。
在咖啡廳拿起來讀的時候,總覺得隔壁的年輕人猛往書封面看,給我一種困擾又驕傲的感受,”困惱是"你該不會以為我再看什麼色情文學吧?"驕傲是"這本可是很有深度哩!"。
就在這矛盾與複雜心情間,我實在無法用文字來形容這本書的威力與效應,推薦大家,也期待大家的讀後感...

sopi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bl.png

這兩本書的主題其實不一樣,一個是文案寫作教學,一個是藉由日本「雜聞秀」(類似新聞龍捲風那樣子的節目)由粗制濫造變成極具知性與質感、雅俗共賞的節目,來反思台灣電視圈的處境。之所以放在一起談,是因為這兩個作者皆把自身的政治意識帶入了自己的書中-一個明顯偏綠(盧建彰),一個則是因反核理念由「綠盲」(立場不同別感到冒犯,這是作者在書中的自述)覺醒,因為她發現她支持的政黨只是拿反核議題做為奪取權柄的手段,所以在書中藍綠皆批,對於扮演揭弊角色的名嘴反而是比較敬重的。
我覺得有意思的是盧建彰的「文案力」書衣有一堆名人的推薦短評,陳弘美寫的「電視低能」則連個推薦序都沒有;這不禁讓我想到這是否就是說真話的代價?
好唄!有預感這篇文章又要靠北的長了,咱們趕快進入主題,就先從盧建彰的書開始談起吧。

sopi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s28011702.jpg

關於健身,查理布考斯基寫過個故事大抵是這樣-他的鄰居喬治(我忘了書中真正角色的名字,就姑且稱他為喬治吧),突然有一天開始健身,天天到健身房報到,生活除了健身還是健身,最後喬治練成了大隻佬,爛醉的布考斯基在文章末酸言酸語地說他已經完全不認識喬治,喬治這個人從此從這個世界消失了。

sopi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未命名.png

自從上次在臉書發表了「再回首,是時代的眼淚」後,其實原訂的計畫是要接著在部落格寫「書餘」的單元,但現實中工作突如其來的加重,這個計畫又再次的擱淺。不知是我太敏感太愛放大自己的痛苦,或者我這生就是注定要倒八輩子的楣,總覺得我每次好不容易在心裡下定決心要做些甚麼,就會突然發生甚麼意想不到的事件讓你走一步退兩步,在起跑線就跌上一跤。如果有人有興趣,或許可以以這樣一個人為主角,寫成篇短篇黑色喜劇也不一定。

sopi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