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日,上班日的午休時分,你在公司附近吃完午飯後便到附近手搖攤去買杯冷飲;這應該是許多上班族每日的例行公事-你昨日這麼搞,今日這麼搞,未來幾十年大概也是會如此這般,儘管喝這些含糖飲料等同慢性自殺。只是這天手搖冷飲攤店裡播放的樂曲吸引了你的注意,播的是已過世饒舌歌手宋岳庭的代表作「Life’s a struggle」,一首老歌,冷門的歌。我頗喜歡饒舌歌,我覺得他們是新詩之後的新一代詩人,還有他們利用拼貼混搭的方式創作,其實也頗類似我欣賞的後現代創作理念。「街頭的CNN」-國外是如此形容他們的饒舌歌手的。
我沒有特別喜歡宋岳庭的這首「Life’s a struggle」,覺得歌詞太直白了,就是把心中所有累積的痛苦一次爆發出來,那是少年郎真誠的表現方式,已不適合我這個中年大叔使用;但我還是很開心有人懂得欣賞冷門的東西飲料店的兩名工讀生妹妹聽著宋岳庭的字字控訴處理我還有另一名客人的點單,妹妹臉上的表情很臭,兩個都是,彷彿幫你調飲料是幫你打手槍,整個上午已經幫人打了兩百次手槍;另一名客人的臉色也是面無表情,大概沒人幫他打手槍,我看不到自己臉上的表情,但我想經過上午上班的疲倦,應該和另一名客人的臉色是差不多的,需要打個手槍;這時我突然產生了一個我年輕時候腦袋絕對不會有想法,我如果是這家飲料店的老闆,我絕對會禁止員工在店內播這麼陰暗寫實的歌,我會放全聯福利中心實在真便宜那樣的歡樂曲風轟炸你,讓你開開心心的買特價垃圾袋洗潔劑回家懷著感恩的心整理家庭,然後我會叫那兩個臭臉妹滾回家吃自己-我為有著這樣想法的我感到悲哀,曾何幾時,我變成這樣一個人了?
我想到我和人渣好朋友這幾年的改變-不再對電影明星、導演的名字如數家珍,不再期待有著轟轟烈烈的愛情、不再對自己有著不切實際的憧憬,唯一的目標就是賺大錢好擺脫這一切狗屁,可惜我們都有如跑滾輪的倉鼠,跑到腿都快斷了卻發現自己還在原地打轉。
前陣子打電話回家祝父親生日快樂,他問我最近還好嗎?我說還好。
頓了一下,他又對我說你快樂我就快樂啊,我說歐。
掛了電話,我想,還好他沒再追問我那你快樂嗎?
…...

因為我真的不知道怎麼回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iho 的頭像
sopiho

鬼周譯注評

sopi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