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n_zhangziyiisgoing00.jpg

「誰控制了過去,就控制了未來;誰控制了現在,就控制了過去。」-喬治歐威爾《1984》

《鶴驚崑崙》是王度廬「鐵鶴五部」的第一部(其餘四部分別為《寶劍金釵》、《劍氣珠光》、《臥虎藏龍》、《鐵騎銀瓶》),講述的是李慕白師傅江小鶴的故事,其他幾部就是臥虎藏龍的本傳,一直寫到《鐵騎銀瓶》玉嬌龍都當外婆了為止。雖是前傳風格,但五部裡我最喜歡的卻是《鶴驚崑崙》,我覺得那故事是千古大悲劇。
先談談王度廬的行文風格,很爽很流利,看不出是老作家寫的;他的武俠小說有別於金庸,走寫實路線,就算角色功夫很高,遇到太高的城牆,依然要帶工具才爬得上去,不像金老只要寫張無忌施展壁虎遊牆功就能輕鬆翻牆;另一個寫實的部分,就是王度廬筆下的角色會老,管你是不是曾經威震八方的一代大俠,只要老了,年輕力盛的小鱉三上門找碴,也是被欺負得不要不要的。
簡單憑印象(距離上次看這本書應該有整整十年)敘述《鶴驚崑崙》的故事:
故事從一個有原則(他的原則就是嚴禁門徒搞不正當的男女關係)的老拳師收拾他的得意門生偷腥開場,不料出手太重,導致門生死亡。門生留有一幼子(江小鶴),老拳師帶著直覺想要斬草除根卻又心懷歉疚的矛盾情緒收養了這個小孩,還讓小孩和自己的孫女玩在一塊,一起習武。
當他們快快樂樂地長大成青年後,上天捉弄(也就是全知全能又壞心腸的作者),江小鶴無意間發現自己視為恩師、爺爺的拳師,竟是自己的殺父仇人。
自此之後,「為報父仇」這執念就此束縛了江小鶴的一生,但這執念不僅只影響了江小鶴自己的人生;其實已愛著江小鶴的拳師的孫女,一面不希望江小鶴與自己的爺爺為敵,但她卻又沒有理由可以阻止江小鶴放下「報父仇」這塊神祖牌,而老拳師則陷在曾自己因脾氣太大害了愛徒的命,現在是否又要再錯一次,在江小鶴未成氣候前,再度親手毀去自己栽培的徒弟的抉擇。
「寬恕只需要一次」,江小鶴選擇了耗盡自己一生的復仇,也將所有與之相關的人拖入了悲劇。

附記:
分享了關於寬恕的「為你說的謊」及復仇的《鶴驚崑崙》的故事,我自己心裡也有些雜感。
一是,有原則使命的人往往是悲劇的製造機;原則使命誠然很偉大,但將時空拉遠放大來看其實很微不足道;比方說改朝換代的當下,有些人會當忠臣烈士,固然可以成就歷史美名,但代價可能就是一死;但努力活下來的人難道就不偉大嗎?照廣義來說,歷史更迭興衰改朝換代那麼多代了,我們都還活著,不就表示大家早已是好幾代的亡國奴了?
二是,常常聽到有人說,旁人是沒有資格去叫「江小鶴」那樣失去親人的人去選擇原諒?那如果有一天「江小鶴」本人真的要選擇原諒呢?司法體制同意嗎?鄉民同意嗎?其實我也認同有仇的就讓兩造雙方去拚個你死我活,何必再來個沾不上邊其實也沒多少人信任的司法制度插在中間搗亂-要他死的死不了,不想他死的偏偏又救不了他。
三、寫在法律上的改革都是個騙局,重點在於執行。我每次看到知識分子拿出各式各樣高深莫測的學術理論數據針對議題唇槍舌戰打筆仗就發噱; 哈囉?!自古以來偉大的宗教家就已經幫我們大家寫好一部超完美的律法了:好人上天堂,壞人下地獄;善惡到頭終有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但這樣就會開啟我心中的小劇場,想問甚麼是善、甚麼又是惡?寬恕比較好,還是報仇比較爽?天堂地獄或許有之,但選擇什麼才會有幸福的結果,這「保證」是保證沒有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iho 的頭像
sopiho

鬼周譯注評

sopi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