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1024x683.jpg

還記得我在「天眼行動」那篇電影心得感想裡寫道,「兩難抉擇」一向是戲劇靈魂,個人認為只要一個故事能找到一個吸引人的兩難抉擇問題當主題,就已經成功一半。
後來我無意間在許榮哲寫的「小說課2」,也看到他寫到了「兩難」這個命題,他在那章的副標題下的是「梁朝偉與周潤發落水,你會救哪一個?」時不禁笑了-笑的原因有兩個,一個是我跟許榮哲英雄所見略同(我幹嘛買寫作教學書呢?我自己應該出版一本的!);另一是我、許榮哲、和這本書應該算有點年紀了,如果這題給八、九零後的女性朋友去選,她們應該會選擇讓這兩個老男人一起淹死;如果讓身為梁朝偉的影迷我去選,那不用說淹死的會是周潤發;但如果我家人朋友也落水,那我也只能對我的偶像說抱歉。
所以要成就一個好的故事,除了兩難抉擇以外,還要看創作者把這「兩難」放在多極端的「情境」,如我這篇要分享的「為妳說的謊」電影就是一例;每次我看到有人想出這種故事就好生羨慕,想問創作者到底是在甚麼情況下想出這樣的情境來為難自己故事中的角色?

電影故事大致是這樣:
一個從二戰退役的士兵對生活已不再有熱情,決定隻身到一個孤島去當燈塔看守員;不料卻與當地鎮上的一位女性產生感情,於是他在看守燈塔的島上就多了一個伴侶。可惜上天的捉弄,讓主角的老婆兩次都流產,就在主角擔心妻子面臨心理崩潰時,上天(也就是全知全能的作者)讓一艘船漂上了孤島,船上有一具男性屍體和一個健康的女嬰。
主角的妻子立刻就對女嬰發生了感情,制止了一向有原則的主角通報這件事情,於是他們倆個就把這個嬰兒當作自己的親身骨肉來養育;直到男主角回到鎮上,無意間發現了女嬰的身世,嬰兒屬於鎮上一個的富家女,只是因為她愛上了屬於敵國的德國男子,不見容於那個小鎮,於是德國男子便決定帶著嬰兒離開,卻不幸遇上了船難。
這讓有道德原則的男主角面臨了內心的煎熬,於是他間接給了富家女她小孩還活著的線索,但這線索最終也使得他被抓,還被人懷疑他殺了德國人。
男主角選擇扛下所有的責任,說一切都是他的主意。但他做的選擇卻沒有讓這個故事圓滿,他的妻子恨透了他,也等於再度失去了自己的孩子;而好不容易找回女兒的富家女,卻因為女兒始終不認她這個母親而傷透了心。
富家女這時對女主角拋出了兩難抉擇,只要她作證說自己的丈夫確實殺了德國人,小孩就歸女主角了…

電影步調很慢,而且這部片我是在HBO看的,前半小時電影很安靜,雨聲、海浪拍打沙灘、貝殼的特寫、火車冒煙的長鏡頭、風聲蕭蕭、高山遠景、有太多時刻讓我想要轉台、到廁所撇尿、下樓去冰箱找東西吃、或拿起平板玩遊戲,所幸到了那艘意外漂來的船後才讓我覺得這故事有意思起來,開始想如果自己是劇中的人物,會做怎樣的選擇。如果你是主角的妻子,妳會原諒丈夫為了自己的道德良心而摧毀自己原先幸福的家庭嗎?如果妳是那個富家女,當妳得知他們夫婦倆這麼做的背後原因與動機,依然會選擇把他們告到死嗎?
電影宣達的理念是富家女的愛人,那個被鎮民憎惡的德國籍男子,在面對敵意環伺時對富家女說的一句話:「寬恕只需要一次。」
這跟我在堂姊的臉書看到的「心裡放不過自己,是沒有智慧;心裡放不過別人,是沒有慈悲。」有些雷同;所幸我目前的人生經歷,還沒有讓我碰到極端情境的兩難抉擇題,頂多就是手機要配哪一型的優惠方案、晚餐要吃麵還吃飯、今天該起床上班嗎…之類的瑣事;但要成為偉大的作家,我似乎應該讓自己過得慘一點,對吧?比方說,做出在毫無存款的狀況下辭職這種會鬧家庭革命的決定…

附記:
這篇篇幅太長,下篇再來分享這個故事主題的反面,關於花一輩子復仇的故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iho 的頭像
sopiho

鬼周譯注評

sopi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