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11_010904.jpg

這張照片攝於2018年11月11日,畫面右邊是前陣子失心瘋買下的魔術方塊,我以為經過三十年的人生歷練會讓我的腦袋成長,而有辦法復原我之前從未成功復原的東西-但現實證明我錯了,看了圖文解說,甚至依著YOUTUBE教學影片搞了2個多小時,仍然是未竟全功(真他媽的!)。

魔術方塊下也是我失心瘋買下的愛因斯坦鬼魂紙鎮(呵呵,配上解不出來的魔術方塊,多諷刺!),再下面那本我在高雄茉莉二手書店花兩百多塊買來的「蝴蝶思考術」,最近剛讀完,心得感想是那是我第一本想直接賣回二手書店的書(可能只能賣兩塊吧),再更下面是我曾經為之寫過心得文的鶴驚崑崙,當年我在前鎮圖書館借閱完畢,時隔多年,總算下定決心把它納入藏書;其餘的書從博客來買來,也不知何年何月才看得到,因為在景框外還有一堆有些甚至連封膜都尚未拆掉的書,我沒時間去看它。
但買這些東西花的錢都比不上照片左邊那幅版畫,那是我這禮拜同女友至台南旅遊,在台南的全美戲院買下來的。這家戲院的特點就是它還維持著用手繪電影海報的傳統,在還未開始行程前我就十分期待這個點,我也知道我一定會買些甚麼東西,比如說手繪明信片之類的(而我也的確買了兩張);但展示明信片的櫥窗裡放了幾幅版畫卻吸引了我的注意,尤其是這幅色戒。
買完明信片離開戲院一段路後,我又忍不住折返,進去問戲院販賣部的服務員(後來感覺她似乎是老闆娘兼經理),說那版畫是否有賣,她遲疑一下了說:「有,但不便宜歐!而且要問過老闆。」,然後走到門口問正在拜拜的老闆,而我心裡有點緊張,我估計會上千,但說不準是幾千,但也害怕被告知是萬。不一會,她回來說了一個數,比我預期的高,但也沒有高到讓我想奪門而出,所以我同她說我們考慮一下,便離開繼續下一個行程。
錢當然是我沒辦法馬上決定下手的原因之一,但還有幾個原因困擾著我,其一是我目前的租屋,房間基本上堆滿了我的書,要清出位置給它有些不易,如果要搬家也很麻煩:再來是我最擔心的一點,我是個不太能保存東西的破壞王,不論是名牌或雜牌耳機幾乎都撐不到一年、穿白襯衫的第一天晚上回來就會看到胸前滴到咖啡漬,袖口沾到原子筆墨水,衣服換季就發黃報銷,基本上就是只適合用便宜貨的傢伙。
猶豫了一夜,最終還是決定再返回台東前,將之買下。到了戲院,看到有幾個學生模樣的女孩正在門口討論著要看甚麼電影,讓我很開心,因為昨日看到戲院沒人,我有些震驚,我以為這出名的戲院會有更多的客人(但也可能是因為那時值非假日的關係)。
戲院內換了一個少年顧店驗票,一開始他以為我是要買明信片,同他說明來意後,他找了他的女上司出來,那女上司問我說那幅畫老闆開價多少,我同她說了後她露出一個吃驚的笑容,不過又隨即說藝術這種東西就是這樣,而且這也只有唯一件;我後來問我女友說那個笑容是不是在說我瘋了?她說是。我又問那她覺得呢?她回答一半一半。
女上司要我稍待,她得在跟經理確認:等了一會,她沒說要賣我,只說老闆要過來。
我心裡疙瘩,疑惑為何老闆還要親自過來,是改變心意不賣了?或決定要提高賣價。
結果就見到我昨天見著的販賣部服務員從對街走來,問我說是否真的要買,我說是。結果她竟對那幅版畫依依不捨起來,將它放在販賣部的櫃檯,拿出手機拍照,邊說道:「其實這東西離開這裡也是會滿捨不得的,之前還想說最後可以把全部的版畫拿出來開一個特展之類的。」
讓我聽了當下有點想說那我還是不要買好了。
後來老闆也來了,問我有沒有在這個戲院看過電影?
我說我們是外地來的,這次沒那個機會。
老闆又問打哪來?
我本想說我原本在高雄,但最終只回答我和女友都從台東來。
他又問我說買這畫是自己欣賞還是?
前夜我確實思索過自己想買這幅畫的理由:
我覺得畫得很像很漂亮。(抱歉我實在沒啥美術天分,看不出意境。)
我熱愛電影,我為它讀了相關科系。
我喜歡這部電影,它是我看過李安執導的電影中我最喜歡的一部。
我欣賞男主角梁朝偉,遺憾我媽沒把我生成那樣。
我如果買下這畫,這是個特別的買畫經驗。
我發現這部電上映竟已是十年前的事,我猶記得當初我去首輪電影院大遠百威秀影城大廳看它,我買票竟然只能買到前二排的又歪斜爛位子,爆棚爆滿的盛況。十年不覺,那是一段我從隱隱還認為自己還有些許的可能成為其它的甚麼,而漸漸學會得先接受現在自己(一個違背自己期待的人)處境的歲月。
但我終究是個不擅言詞之人,我只順著老闆的話語回答這幅畫是我買來自己欣賞,我不知我如果回答其他老闆不滿意的答案,老闆是否就會不賣了。
老闆眼盯著那幅畫看,似乎也想在賣出前再欣賞一回,在交給我之前,那位女上司又提醒他的東家說這幅畫是否已有做成明信片的印刷版本,只有一幅,真要就得重新畫了,老闆直說有。
臨去前,想起老闆娘依依不捨為畫拍照的情景,我拿著畫,向老闆保證我會好好保存它。
離開戲院後,我女友取笑我說這個破壞王居然跟老闆說我會好好保存它。
我也笑了,說我總是承諾我做不到的事。
但我決定今天去買個小畫架,量過長寬高,再訂製個壓克力窗給它;雖無法預知未來,人生總還有些承諾,是現在得以馬上去做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iho 的頭像
sopiho

鬼周譯注評

sopi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