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15_175326.jpg

每天,

鬧鈴總是伴隨著我口中噴出的髒話。

我懂,

為什麼布考斯基在郵局分派信件,

也會想要發瘋。

 

行政人員是存於辦公室的現代奴隸,

價值不比一根鉛筆和一只橡皮擦高。

你只需要將資料打好上傳至資料庫,

再把同一份資料,

用不同的帳號與格式,

上傳到另一個號稱更大的資料庫。

 

這就是有遠見的大數據,

「宇宙的宇宙」,

待我退休時,

不知宇宙的宇宙是否已膨脹成

宇宙的宇宙的宇宙的宇宙。

 

我懂,

小王子為何如此痛恨數據;

每個人追求成績卻不問目的為何。

如果有人宣布按下核彈鈕可以得到高分,

一定會有人搶著按下它。

也從沒見過由現代奴隸建置的「宇宙的宇宙」

發揮過作用-災難、腐敗、謊言,歷史依舊循著它自己的足跡。

對了,宇宙的始作傭者剛又打電話來說祂需要一個數據-馬上

照辦。

 

辦公桌上插著一只自己買的LAMY鋼筆,

女友問為什麼不用公家的文具。

我說我不想跟辦公室融為一體,

需要握緊一些屬於自己的東西。

 

愛因斯坦,你一定不是認真的公務人員吧?

要不然你是怎麼在專利局工作時還能發表狹義相對論的呢!

可以順便幫幫我,

讓我在反覆搬運巨石上金字塔頂端的過程中

重新解構出我之於真實宇宙的意義嗎?

 

附記:

這尊愛因斯坦的頭像是前陣子在誠品閒逛時看到的。當下沒買,後來卻仍然忍不住買下了它;可惜它頭頂的磁力不夠強大,有時放迴紋針時,會讓它的髮片脫落,變成禿頭,但它光頭的樣子,個人覺得頗像電影「進擊的鼓手」裡飾演鬼畜指揮的JK.西蒙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iho 的頭像
sopiho

鬼周譯注評

sopi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