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x_ffden209189204.jpg 
「說謊者得勝!」-佚名

在哲學界有道千古難題,叫做「說謊者悖論」,它是許多悖論的大宗師;「據說」有哲學家為了這個悖論寫了六大本書;還有位希臘詩人為了解決這個悖論,最後竟過度操勞而死。

這個悖論是這樣的:在克里特島上有個伊比曼尼德的人,他小時候不小心在一個山洞裡睡著了,這一睡睡了五十七年,睡醒之後他發現自己成為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天才,被人奉為「先知」。有一天有人跟伊比曼尼德討論克里特人是否誠實的問題時,他斷言道:「所有克里特島人都在說謊。」問題是,他老兄自己就是克里特島人,所以他那句「所有克里特島人都在說謊」的斷言到底是真話?還是假話?

中國也有類似的事件,對自己的辯術非常有信心的墨家,就曾對道家四大悖論之一的「言盡悖」提出過質疑:「你們說所有言論都是錯的,那言盡悖本身到底是對的還是錯的呢?」

這個悖論可以縮寫為「This statement is false.」(這句話是錯的)       

這些悖論突顯了形式邏輯的不足性,形式邏輯可以保證推論過程的正確,卻無法判定言論內容本質的真偽。

 

在「誘惑」這部電影裡的神父在佈道時講了一個小故事,藉此作為對質疑他的修女(梅莉史翠普飾)的反擊。

故事是這樣的:有個女人向神父告解說:「神哪!我有罪!我說了一個人的壞話,但我卻不知道她到底有沒有做過這樣的事。」結果神父叫那個女人回家,拿一枚枕頭到天台,然後用刀子把枕頭劃開(在電影鏡頭裡,從劃開的枕頭裡飄出的羽毛絨絮漫天飛舞);隔日,神父對那個女人說:「當你把那些飄散至各地的羽毛絨絮撿回來,神就會赦免妳所犯的罪。」

這個故事傳神地表現出了傳播過程裡「一人傳虛,萬人傳實」的威力。

 

現實中,多的是各式主義、傳媒及偏見的入侵,沒有人能倖免。

提到回教徒,也許你想到的是炸彈、賓拉登、恐怖主義;提到美國,你就會想到民主自由、好萊塢、以及手持MP5衝鋒步槍,天將神兵破窗而入的FBI

在我爸這種外省二代的眼裡,本土象徵了愚蠢及低級趣味,而在一部分本省人眼裡,外省人都是些「臭屁又高傲的雞巴毛」。

當「葉問」這部電影裡頭甄子丹飾演的葉問說完:「中國武術包含了儒家哲理,武德,仁也。推己及人,你們日本人是永遠不會理解的,因為你們濫用武力,欺壓別人」之類落落長的屁話的下一個場景,就是他用詠春拳毫不留情的把日本鬼子打成豬頭

我在一個大陸作家的書裡看到這麼一段話:「影響世界文明進程的四大發明都源自古老的中國,我們的古人將火藥用於娛樂,傳入西方後卻變成了槍枝與炸藥;指南針被用於巡回海上的友好工具,而西方人卻用於侵略的指引。」我相信這位作家只是真誠的把他心裡所理解的事情表達出來,但我對他寫的內容卻打上了個大問號(火藥用於娛樂?指南針是「友好的工具」?確定嗎?)

我也記得當初讀的地理課本告訴我「台灣的戰略位置非常的重要」,真的嗎?這不是吹牛嗎?如果很重要的話,為什麼老外還常常「台灣」(Taiwan)和「泰國」(Thai)傻傻分不清楚呢?

而在知識份子(其實我對這詞有種說不出的反感)的論戰當中,他們不斷互相攻擊對手語詞中的漏洞與破綻,一方面也不斷暗示自己講的才是「正確的」。

仔細觀察,你就會發現這世界漏洞百出。                                                                  

其實,傳播失誤的程度可能遠超過人們的想像,當你說:「我告訴你歐」你其實就已經開始說謊了,你的敘述會遺失細節、記憶錯誤、誇張、誤解、受到錯誤資訊的誤導,而同時,聽你說話的人,也正做著同一件事(忽略細節、斷章取義、誤解、誇張)而在這邊,我也要向讀者懺悔,我有罪,當我舉了那麼多例子來突顯「偏見」的同時,我同樣也在內容裡滲透了我自己的「偏見」,因為我不可能擺脫自己的主觀意識,我同樣也在做「我告訴你歐」這件事情。

其實這些都不是最糟的,如同我一再強調的-溝通會失誤其實「非常的正常」。

真正糟糕的是,人類有一種心理盲點,就是在不理性的狀態裡,卻認為自己是全世界最講道理的人,而不願靜下心去傾聽對方的說法。

 

好了,現在我坦白的告訴你「我有罪,我在說謊」,那麼我就會再度陷入「說謊者悖論」的縲絏裡;一個人承認自己說謊,那他到底算不算說謊?

 

誘惑這部電影是個開放性的結局,梅莉史翠普所飾演的修女一直質疑神父性侵了一名男童,為的是她心中的正義,她說:「為了打擊魔鬼,有時必須遠離上帝一步。」(哦!這多像政客們的鬼扯);當然她也有私心(她不欣賞神父比較隨性的個性與作風,和神父有權力鬥爭的關係),所以即使缺乏實質證據,她仍然千方百計的想盡辦法逼走神父;這樣感覺神父似乎很無辜,但到最後電影又打了一記回馬槍,暗示修女的懷疑可能是正確的;最後神父如修女所願,被逼走了,卻升了官,留下茫然的修女,質疑著自己的信仰

 

「我的信仰與懷疑同樣的堅定!」我記得(對,是我記得,而不是我確定)電影裡有這麼一句台詞。

「信念」與「謊言」區別到底在哪?也許此兩者也是「同出而異名」?

「信言不美,美言不信。」但老子五千言,文辭粲然。

「誠實是最好的策略。」是對的,如果你說的是真話,沒有人可以強迫你說謊,所以你不會被擊倒。

「說謊者得勝。」是對的,看看那些滿嘴屁話的政客、名嘴、知識份子們,他們都在權力的頂峰。

也許真相就如同小說家史蒂芬.金開玩笑時所講的:「All the shit that will stick. (所有的屁話都會存留)」

是的,那漫天飛舞四散的流言與誤解,都將在每個角落存留。

 

 

 

最後,附上基音樂團(keane)的一首歌「is it any wonder」,收入在「深海之音」(under the iron sea)這張專輯裡。很棒的mv,很棒的歌,很棒的專輯。

歌詞:

I.. I always thought that I knew

I'd always have the right to

be living in the kingdom of the good and true and so on

But now I think I was wrong

and you were laughing along

And now I look a fool for thinking you were on...

 

My side,

Is it any wonder I'm tired?

Is it any wonder that I feel uptight?

Is it any wonder I don't know what's right?

 

Sometimes it's hard to know where I stand,

it's hard to know where I am,

Well maybe it's a puzzle I don't understand.

Sometimes I get the feeling that I'm stranded in the wrong time

where love is just a lyric in a children's rhyme, a sound bite

 

Is it any wonder I'm tired?

Is it any wonder that I feel uptight?

Is it any wonder I don't know what's right?

Oh, these days, after all the misery you made,

Is it any wonder that I feel afraid?

Is it any wonder that I feel betrayed?

 

Nothing left inside this old cathedral,

just the sad, lonely spires,

How do you make it right?

 

我總以為我知道

我總有權利

住在一個真誠的王國

但我現在認為我錯了

而你就那樣地嘲笑著我

讓我看起來像個傻子

還以為你站在我這邊

 

我怎麼會不累呢

我怎麼會不感到緊張呢

我怎麼會不懷疑自己的判斷力呢

 

有時候

我不知道身在何方

我不知道身在何處

或許這是我解不開的謎題

 

有時候

我會感覺到自己

擱淺在錯誤的時空

愛情只是孩子哼唱的天真詞曲

 

我怎麼會不累呢

我怎麼會不感到緊張呢

我怎麼會不懷疑自己的判斷力呢

 

這些日子以來

經歷這麼多痛苦後

我怎麼會不感到害怕呢

我怎麼會不覺得被背叛呢

 

這老舊的教堂一無所有

只剩下那座傷心孤獨的尖頂

你要如何讓它再次重生

至少你盡力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iho 的頭像
sopiho

鬼周譯注評

sopi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