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初,我大學時的人渣好友小黑當兵休假,跑來高雄找他女朋友玩,順便跟我敘舊還有順便借住我家。

隔日,我和小黑和他女朋友黑嫂,一起去夢時代看電影和坐摩天倫。

後來想想我真不識相,當時我應該閃得快一點,而不是在那邊當天殺的大電燈泡。

所以,晚飯時間,我單獨離開了,讓他們享受一頓浪漫的不受人打擾的情人晚餐。

後來我去接他時,他就指出了「炒一鍋好飯」那塊機車的motel招牌。

在此向小黑鄭重澄清,當我看到那個招牌的第一眼,絕對沒有想像你和黑嫂剛剛在哪裡又做了些什麼。

你們那麼天真浪漫,愛情如此神聖,我百分之百相信你們是絕不會去那種地方的啦-我幫你們算了算,時間也不夠啦~

 
鬼周譯注評:

李清照<醉花蔭>

薄霧濃雲愁永晝,瑞腦消金獸。佳節又重陽,玉枕紗廚,半夜涼初透。

東籬把酒黃昏後,有暗香盈袖。莫道不銷魂?簾捲西風,人比黃花瘦。

 

上闋是表達「雙人枕頭哪某哩 也ㄟ畏寒」的意思。

下闋表達的則是「喝酒能助興催情」這個古早人都知道的道理。

 

李清照的<醉花蔭>跟「炒一鍋好飯」motel有啥子關係?!

當然有關係,<醉花蔭>一詞上闕下闕合起來的意思就是-

「嗯~老公我很想你,什麼時候能陪我炒個飯呢?」

情話綿綿和溫柔體貼的目的地最後還是通往「炒一鍋好飯」。

 

邏輯通透和理路清晰的目的地其實也一樣。

為什麼這麼說呢?

 

我是覺得,有時存心罵人還要說理講究邏輯說實在是有點拿喬。

想罵人就「我勒幹林娘勒!」給它ㄘㄜˋ下去就對了。

幹勁十足!

需要做「打炮」這個動作的,請前往「炒一鍋好飯」。

悲哀的是,用「我勒幹林娘勒!」和「我才幹林老師勒!」原始而野蠻的語言互炮,應該很快就會體驗到自瀆之後的那種空虛。

 

所以最終我們還是需要文學。

於是我們也離不開虛偽與謊言。

 

如果對這花花世界感到質疑迷惘與沮喪,請你務必接受我下面這段善意又文雅的文字-

一切都跟有關,baby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iho 的頭像
sopiho

鬼周譯注評

sopi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