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太喜歡用太多的論述去辯證一部電影的作者想表達的意念,一方面個人才疏學淺,另一方面我不想自作聰明,老實說,我覺得要猜出創作者腦子裡想的是什麼,根本是刻舟求劍的一件事。常常聽到一些有自信的評論者對朋友或他身邊的小馬子說我告訴你喲這部電影裡(這本書裡),誰誰誰(指導演或作者)想表達的是怎樣又怎樣。每次我聽看到現實生活中這樣的場景,就忍不住地想竊笑;倒不是想嘲笑他們,他們都是認真的讀者閱聽眾,不像我這般不學無術,而是笑我自己怎麼從來沒有這種自信,就算真的很想評論點什麼,我也會孬種地在前頭加句「我覺得」誰誰誰想說的是什麼。
我不是名作家,也不是大導演,可是我是清醒的寫作者,再不濟我也受過高中校刊小說決賽的肯定。即使我的作品沒有名家大導的深度與內涵,可是我文章內起碼會藏有一個原始的中心主旨,這個主旨未必要很明顯地外顯出來讓讀者知道,可是身為作者一定得清楚地知道當初自己為什麼寫了這篇文章。請問有自信的評論者,有沒有自信從不材網誌上「電影院怪客」這篇文章看出些什麼?有沒有看出這篇文表面上是講一個人看電影的孤單,但其實我心裡想的是寫作的寂寞呢?就算猜對了,我也極有可能壞壞地回答說不好意思你猜錯了從頭到尾我只是在屁話而已。
而要看到一刀未剪的色戒,居然還要由一群莫名奇妙的政府官員幫我做守門的工作,要這些人決定哪些算藝術,哪些算色情,得獎是好片,沒得獎就挨刀,著實讓我惱火。
如果這些官員也覺得成天要管這些沒屁用又不知在講啥的電影很頭大的話,我倒是有個好方法想提供給他們做參考。在審片時,請摸摸自己的下面是不是硬了,沒有的話,就是「藝術片」,如果有,那就是「色情片」;而我心裡打的如意算盤是,最好這些官員每天忙著上新聞應酬,菸酒女人,把身體搞爛了統統硬不起來,電影也就沒有挨刀不挨刀的問題了。
抱怨完畢。題目都訂了「李安的色戒」,每次哈啦電影都文不對題,似乎有點對不起點進來看文的人。
我不是李安的粉絲,雖然我是讀廣電的,但說來慚愧,大導演李安之前的片子我只看過「理性與感性」、「臥虎藏龍」、「綠巨人浩克」、「斷背山」(這片我還差點看到睡著),周星馳的搞笑爛片我還看得比較多,但這都要怪電影台老是重播。
李安溫吞內斂的調性與我自己寫作的調性極不相容。我太極端了,不是把一個題材搞得誇張外放黑色幽默滿天飛,要不然就是太過於黏膩輕軟(這類的在網誌上比較少看到),所以李安的電影總讓我哭笑不得,該high的動作場面他把它處理的像老僧入定打禪機,害我不得不正經;該催淚時,他又不願灑點狗血搔不著癢處,害我想捧場淚奔一下,只能靠打哈欠從眼角擠出幾滴眼淚意思一下。
這是我之前看李安片子的感想,不是「色戒」這部片的感想。
不免俗地,先談一下情慾戲的部份好了,但不是「色戒」裡頭的情慾戲,「色戒」裡頭的情慾戲沒什麼好講的,我覺得李安處理得讓人無話可說。我想聊的是「情慾戲」本身。我個人對有些導演動不動就想把演員剝光,或對「性、情慾」鏡頭有著病態的執念,有些反感。我覺得講述「性、情慾」這樣題材的電影,「裸露」未必是必要的手段。拿同志電影來說,很多同志片動不動就出現打炮的鏡頭,可是王家衛的「春光乍洩」裡,雖然也是有打炮的鏡頭,但很短,同志情誼的表現大部分都著重在兩人的生活互動上,就像是一般男女的文藝愛情電影,有那麼一刻,你會覺得是啊同志的愛戀跟男女的愛戀沒有什麼不同,他們一樣會猜疑忌妒暗戀,為分手痛徹心扉;而王家衛是我很喜歡的導演,回到男女題材上,「花樣年華」是我最喜歡的愛情片,還有「愛神」裡的「手」,演員什麼也沒露,「花樣年華」演員包得更緊(張曼玉裹在旗袍下的肉體…),甚至連床戲都沒半場(印象中啦!),可是裡面的愛情更讓我動容。
這樣再回到「色戒」,就讓我產生了疑惑,假設那三段情慾戲,梁朝偉與湯唯沒有露毛,只露了兩點,會影響到這部電影的價值嗎?或再修正,鏡頭上呈現的是兩人如蛇般交纏摺疊的肉體,但三點都有技巧地遮掩了起來,這部片就拿不到獎了嗎?再更極端地假設,假設這三段情慾戲是「只聞其聲,不見其人」,梁朝偉和湯唯摸到床上去後,鏡頭pan到一旁的窗戶,傳來男女交歡喘息的畫外音,窗簾被風輕輕吹動,觀眾難道就看不懂「歐,他們兩人在幹那檔事」了嗎?
不過李安選擇這樣的處理方式,如我一開始所說,也不差。會讓我有話說的是那些自我膨脹,一心想說服女同學脫光,炒話題又沒什麼素養的學生導演-當然很有可能是我自己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的忌妒心理,又或者是我這個只有屁眼沒有慧眼的人渣錯怪了他們這些早慧的天才,原來他們真的懂幹砲體位與長度中蘊含有不同的人生大道理,是我這個連女生小手都沒牽過的害羞男自己太純潔了。
另外,「色戒」這部片演了一段後,我驚訝地發現我看過這個故事,但是不是張愛玲的原著,而是另一本我斷斷續續看了大半年,最後不了了之現在幾近全部忘光高陽寫的「粉墨春秋」,裡頭也有提到這個橋段,有興趣的人可以找那本書來看看,不要只便宜了賣張愛玲惘然記(色戒出自這本書)的皇冠出版社。
還有,片中有個橋段,一群學生演愛國劇,喊出了「中國不能亡」這樣的台詞。這裡我個人覺得這理應是個滑稽荒謬的橋段(起碼身在太平盛世的人看到有人喊這樣的口號,應該會發噱才對),不過現實戲院裡頭的人沒啥反應,使我有一度政治敏感地想到戲院中會不會有白癡站起來操著台語喊「台灣不能亡」跟電影裡頭的人對嗆。
我東扯西扯地扯了那麼多,只想說李安終於不悶了,「色戒」值得一看。不過最後當我走出電影院時,無意間聽到有觀眾說好失望歐好沒劇情,這無異是當頭潑了我一盆冷水;我心想,會嗎?我看過李安幾部片中,就屬這部「色戒」我最喜歡了-雖然那也很有可能是我光看到梁朝偉的臉就高潮了的關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iho 的頭像
sopiho

鬼周譯注評

sopi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