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寫作方面把自己逼得太緊(因為吃飽太閒),情緒低落,決定停幾天,冷靜一下,畢竟人渣作家也是需要周休二日和放颱風假的嘛!
想想好笑,又沒人付我薪水,我也沒有臭書迷,幹麻自己窮緊張,擔心自己這一篇是不是寫得沒有上一篇好?寫完了這篇會不會就沒東西寫了?自己是不是要江郎才盡了?
這樣的感覺曾經出現過幾次。最明顯的一次是我初次在文學方面受到肯定的經驗;也就是高中時,我的兩篇小說竟同時意外地獲得校刊小說的首獎(據說是兩位評審老師各喜歡一篇,僵持不下),結果導致二三名從缺,其他人都是佳作。可是那時我其實無心於文學,我真正想做的其實是拍電影,只是我沒有資源,只好先用文字抒解一下我想說故事的渴望;而那時我也才剛學會寫小說不久,我常常把我寫好的小說,拿去給教我國文的班導師指導批評,雖然畢業之後,我再也沒有見過她,她也很可能早已忘了我,但我心裡真的把她奉在恩師的地位,要不是當時她笑笑地問了我一句「你的文章想不想投稿?」,我又糊裡糊塗地回了好啊,我可能這生就要與「獎」這個字絕緣了。

sopi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