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日聽聞我同事閒聊時提到他中學時有個同學的綽號叫「掃把」,一次一夥同學列隊魚貫而入要進校園,紛紛向校門口的導護王媽媽道早安,大家都沒事,偏偏當「掃把」要進去時,一直在王媽媽腳邊打瞌睡的大黃狗,卻突然醒過來狠狠咬了「掃把」一口。
掃把,掃把星也,會發生不可思議的鳥事之人,同義詞有我。

從小就常因為諸多小事感受到自己運氣不太好,無論是玩遊戲或該表現的時候,總是在某些不可思議的點出錯;而讓我正式在心中認證自己是衰鬼的事件,是小學時我們全家到美國旅遊,在一家精品店裡,我和我妹都挑了同一款商品-一個迷你版的拉霸機(可能那站是拉斯維加斯吧!),買好後全家東西統統混在起,上遊覽車後我和我妹就迫不及待的把剛買的玩具拿出來,結果我拆封之後,立刻就發現自己拿到的是個瑕疵品,可能彈簧鬆了或怎麼,拉霸後,那檯機器竟不能順暢地轉動,簡言之,我挑到了個「拉霸王」。
而前陣子我和我女友一同至寶雅買傘,我看上了一柄可以一鍵彈開的伸縮傘,才跟我女友說過我很衰,買東西需要檢查的事蹟,豈料在店內一試,傘還真的只能開一半,我女友當場爆笑出聲道:店裡那麼多支傘,你偏偏拿到了「傘王」!你可以去當品管檢測員了。
而屬最誇張的事,恐怕就是我在露天拍賣購買哥吉拉太陽能搖頭公仔的事件。我先買了一隻放在家,貨到後覺得很可愛,想在辦公室也放一隻,但我想起了前陣字讀過的那本「Getting More」談判書,決定試著運用在日常生活中,於是我先在商品底下留言誇獎他的商品很可愛,想再買一隻,是否能算我便宜些?結果買家回應:「可以,免運。」這不算便宜,但免運總是比有運費好,於是我就下訂了,殊不知這開啟我與賣家一連串噩運的開始。
沒多久我就收到了第二隻公仔,取貨後原封不動的帶去辦公室拆封,結果-搖頭公仔不搖頭,一開始以為是辦公室的光源不夠,豈料用手機手電筒app照它,仍是毫無反應,立刻聯絡賣家,希望退貨,賣家很爽快答應,而且還主動願意補償我用交貨便退貨的費用。
換回了第三隻公仔,這次我回家後立刻拆封檢查,裡頭果然有賣家答應補償的退貨費用,還有一隻「哥吉拉王」-沒錯,它跟第二隻公仔兄弟一樣,任憑強光照射,就是不動。
我只好好聲好氣地再度聯絡賣家,說我拿到的東西還是壞的;賣家感到吃驚,但仍願意再次換貨,而且一樣補貼退貨費用。
在此同時,我向另一位賣家買了一組六個迷你機車的扭蛋到貨,拆到第六個赫然發現裡頭的機車輪胎斷裂,天哪!我又拿到「扭蛋王」,一樣聯絡賣家,一樣運用書中的技巧-勿憤怒,保持理性,以體諒對方立場的口吻聯絡賣家試圖換貨,不過這個賣家不若哥吉拉的賣家好說話,而且我也犯下了一個錯誤是在言談中我提及「可能是在運送過程中損壞的」,而賣家的賣場清楚有「不負責運送過程中損壞的後果」幾個文字,雖然我可以以那整段文字是「若要求不要蛋殼者,本賣場不負責運送過程中損壞的後果」繼續與其爭執(因為我並沒有要求不要蛋殼),但在考量談判尚無任何結果,且要是賣家惱羞就此置之不裡的狀態我基本上也沒多少籌碼可以救濟的狀況下,我決定不要在這文字上打轉,只是不斷告訴他我知道他也是吃虧的,但我買一組缺一個也是很冤枉啊!最後討價還價的結果是,賣家願意再給我損壞的那顆扭蛋,但我必須付那顆扭蛋的錢(而且含運)!
一樣談判態度,面對不同的賣家,一個成功,一個被三振。
解決了扭蛋的事,我也收到了第四隻哥吉拉搖頭公仔,我想事不過三,我不會真的那麼衰吧?沒想到就真的那麼衰,第四隻竟然還是不會動!
這次聯絡賣家,賣家就顯得不情願了,始終不願鬆口換貨給我,強調他出貨前都有檢查,而我也仍秉持著書中「同理心」的原則,告訴他我知道他是個認真負責的好賣家,有機會我一定還會再向他買東西(他可能在心裡吶喊不要吧!),我也運用了書中「話家常」的水磨功夫,先不急著要求達到目標,跟他聊我之前遇到的扭蛋賣家的事,告訴他我絕對百分之百相信他寄出來的東西是好的,但我也絕對不是故意找他麻煩,還和他互加line,傳我測試的影片給它,順便詢問我之前退的兩隻是否真的故障。
一開始他不太願意說,後來才說一隻確實不會動,另一隻拆開後發現原應焊接在電路板上的銅線斷掉,可能是運送途中晃動導致,所以才不會動。於是我問他那個可否自己修,他說可以呀一隻焊槍就搞定了,我說你怎麼那麼厲害,是讀工科的嗎,他說是,接著我們又聊到他怎麼會做拍賣之類的事。
而我也不知哪來的自信,覺得自己高中上的工藝課有學過怎麼使用焊槍(迄今我仍無法確定這是否是個假記憶),隔天立馬去正一買了螺絲起子及裡頭最便宜的焊槍,準備好好大顯身手,怎料拆開後,令我傻眼的是兩根銅線竟好好的焊在電路板上!甚麼?那我螺絲起子和焊槍豈不又白買了?既然都買了,我還是決定重新焊過,第一步先上youtube看焊槍使用教學,首先使用焊槍要注意的是,要有放焊槍的檯子、不要讓焊槍會燙的地方燙到自己或別人…影片過了十分鐘還在廢話,就是不演示到底要怎麼把東西焊上去,不看了,直接來,後來我有幸在沒有燙傷自己或把租屋處燒毀的情況下成功把銅線拆解又重新焊回去,但那哥吉拉依然是死透了。
隔天我又聯絡賣家,跟他報告我自行維修的結果,還是不行,而且我把它放在大太陽底下東西依然紋風不動(實際上台東那幾天是陰天),最後他總算鬆口,說如果銅線斷掉的那隻他能修好,願意再度換貨給我,只是這次不退運費也是最後一次換貨了。
能拿到修好的總是比手上這隻不動的強,於是我便滿口答應了。
最終,我總算拿到了會動的哥吉拉了,收貨當天我還興高采烈的拍了會動的影片傳給這位網路上萍水相逢的朋友(我在內心確實是把他當朋友),不過結果是他連張貼圖也沒回傳給我,迄今我也跟他毫無聯絡了。
所以,讀了那本談判書到底有沒有幫助呢?實際測試結果我會說算有吧!雖然結局並不皆是完美收場,但起碼它讓我願意多試一下,照以前的話我就會嫌麻煩直覺「試了也沒用」而自認倒楣就算了;畢竟這種事沒有真正的對照組,就跟噴落健一樣,你怎麼知道即使張泰山提早使用,就不會來不及了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iho 的頭像
sopiho

鬼周譯注評

sopi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hi soopy
  • 這故事應該可以拍個很精彩的小短片XD
    寫成極短篇應該也很不錯
    談判這本書被你介紹之後我有去翻了一下,「多試一下」這個點子有不小心落在我腦海裡,或許改天會換我發生意想不到的小短片劇情థ౪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