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png

這兩本書的主題其實不一樣,一個是文案寫作教學,一個是藉由日本「雜聞秀」(類似新聞龍捲風那樣子的節目)由粗制濫造變成極具知性與質感、雅俗共賞的節目,來反思台灣電視圈的處境。之所以放在一起談,是因為這兩個作者皆把自身的政治意識帶入了自己的書中-一個明顯偏綠(盧建彰),一個則是因反核理念由「綠盲」(立場不同別感到冒犯,這是作者在書中的自述)覺醒,因為她發現她支持的政黨只是拿反核議題做為奪取權柄的手段,所以在書中藍綠皆批,對於扮演揭弊角色的名嘴反而是比較敬重的。
我覺得有意思的是盧建彰的「文案力」書衣有一堆名人的推薦短評,陳弘美寫的「電視低能」則連個推薦序都沒有;這不禁讓我想到這是否就是說真話的代價?
好唄!有預感這篇文章又要靠北的長了,咱們趕快進入主題,就先從盧建彰的書開始談起吧。
「文案力」這本書是我在誠品亂晃時無意間看到買下的。會買下它純粹是因為工作上的需要-其實你文案很弱,你真正的興趣是寫小說(但這幾年的練習下來,你寫散文的功力顯然已遠高過了小說),你真正的強項是拼貼而非全然虛構,文字如烙賽般噴發而不是精簡詩化;既而你個性上也不是一個喜歡張揚宣傳的人(雖然你精曉一切那些譁眾取寵的宣傳把戲),要是認真宣傳你早就紅過九把刀了,不過在中國,高人總是山林隱逸不出世的,明白嗎?但現實中人家認為你會寫些東西,就表示你詩詞歌賦就應該樣樣精通;既然人家認為你是這樣一個「咖洨」,你就得演好這個「咖洨」,活著從來就不是一個人的事。
「文案力」非正統教學書,其實跟我寫的雜記很像,有談到一點理論,但大部分的時候都在閒扯。我前一陣子失心瘋買下一堆跟劇本、小說創作理論有關的書時,半開玩笑地對我女友說,說不定那些書裡頭的教學我自己都寫過了。
「文案力」這本書讓我留下印象的一個故事,是盧建彰到台東機場附近的一間餐廳吃飛機餐,與店主閒聊之下,發現餐廳的伙食也會供應給機組人員吃,於是他福至心靈靈機一動建議店家,應該把原先單純的菜色招牌加上「機長的晚餐」幾個字,就能大大引起旁人的興趣;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建議,目前居於臺東的我應該好好找個時間來考據這個故事的後續。
書中另外提了幾個基本的技巧來增加文案功力,我更精簡的把他歸類為三點:
一、「要真心」-我個人認同盧建彰的這個說法,這絕對是大前提。
二、「多閱讀」-在大家不愛讀書的情況下,這會加倍成為你的優勢。
三、「多觀察」-抬起頭多看看這個世界,別一直滑手機。我個人會鼓吹「多放空」,我身為男人卻始終不太認路這檔事被家中長輩叼唸許久,因為從小只要一上車我就開始看著窗外熙來攘往的行人、花花綠綠的招牌神遊太虛了,以至於別人帶我走過十幾遍的路,我可能還是不知道怎麼去。
以上三點如果做不到,其實買再多類似的書你也不會變成像盧建彰一樣有創意,而「多閱讀」、「多觀察」這其實都要時間的累積;這就是為什麼當你興沖沖地買下「一週教你如何致富」、「FBI教你30秒識破謊話」之類的騙錢書籍後,認真讀完還是甚麼長進都沒有;武功心法真的只有三句,但欲練就神功則得十年磨一劍。
盧建彰這本書,除了寫得很隨興(我個人認為並無不妥)外,另一個被人詬病的地方是,這本書寫於國民黨即將於2016總統大選潰敗前,在字裡行間,都流露出盧建彰對民進黨「濃濃的愛」(因為書中用了許多他幫民進黨搞競選文宣的例子);我的政治立場與盧建彰不同,但這不會影響我對他作品的評價,前提在於我相信他當時寫下這些文字時是真心相信他所欣賞的那個黨是可以為台灣帶來更美好的未來的。(不過現在我想問問盧建彰,當他回首去看,是否底心還依然是如此由衷地相信自己當時所寫下的一切?)
 
坦言自己已經不相信的人就是寫下「電視低能,我們損失什麼?」的陳弘美。
這本書寫下的時間離現在不遠,裏頭甚至還可見到「一例一休」等至現今仍爭議不斷的議題。
感覺得出來陳弘美是個有熱誠理想想改變世界的人,她對台灣的電視媒體提出了許多赤裸的批判,比方說威權的鬼魂不死,政府使用媒體的思維依然是單向的,停留在我發布什麼訊息,你們人民就應該要相信遵循(所以才會有「騎馬防疫」、「每天上網站不是灌人氣,而是在做測試」等荒誕的說法跑出來);還有只重形式審核的電視文字獄-也就是在電視節目不得出現廣告商品的名稱圖案字樣?其實這也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疑惑,電影可以大方賣錶賣車,但一個介紹美食或產品的節目卻要遮遮掩掩用暗示的方式來告訴你他可能是哪家店?更可笑的是你容許一個賣仙貝的大財團買下整個電視台來主導言論,卻規定演員在連續劇裡只能從冰箱拿出外包裝被撕掉屏蔽的牛奶?花惹發?!這簡直是汙辱人民的智商,認為人民沒有判斷能力對吧?
陳弘美在書中同時要臺灣人不該「鄉愿」,她用去商店買飲料來舉例,如果你買到有問題的商品而冒出:「算了!也沒多少錢!」、「回去跟店家理論很麻煩」、「算我倒楣」這些想法,就是「鄉愿」,選擇視而不見的結果就是讓廠商肆無忌憚地繼續賣爛貨給你。日本雜聞秀的轉變,就是因為當時擁有學識的職業婦女結婚被迫在家打開電視後發現哇靠這是什麼鬼節目而雞婆地打電話到電視台抗議,逼迫電視台做出調整與改變。
這點抱持「沒有主義」的我就和陳弘美的想法分歧了,我認為你覺得電視很難看(你覺得吳宗憲很毒舌,有人覺得他很幽默,對吧?),你可以把電視捐出去,然後遵循盧建彰的建議多閱讀,就能變得跟他一樣好棒棒;陳弘美相信惟有公民力量的覺醒才能監督政府真正為人民福祉做事,而我的擔心是公民的力量最後是否會變成「鄉民的力量」?
看看曾經被期待為監督政府力量的「第四權」媒體,自己也成了頭需要看管的怪獸;而曾經誓言為人民看管這頭怪獸,還給民眾乾淨的媒體而成立的「NCC」,現在則被譏為「髒兮兮」;要超越藍綠的「時代力量」,恩哼,現在他們被稱作另一種力量了對吧?照我「天真鄉愿」的想法,如果你對政治不滿,最簡單的方式就是統統不要投票,而不是支持這個去打擊那個。
就如同我對於盧建彰的看法,陳弘美的想法雖然與我不同,一樣不會影響我閱讀她的書,因為我相信陳弘美寫下的也是她真誠的想法。
至於我個人對於「宣傳」這件事的定義是-「讓你知道我的存在」,that’s all,宣傳不該是拿來吹牛,或是粉飾太平的工具;尤其對於永續經營的政府組織,更應該遵循這個原則;一旦你把宣傳當作吹噓說謊的工具,你就會淪為再也不被相信的騙子;這讓我想起我高中時,曾經情慾高漲地騎著單車,在街上找尋賣AV光碟的小販,小販信誓旦旦地對我說絕對無碼公開透明,結果當我回家迫不及待地把光碟放到電腦讀取時,馬賽克不僅大到可以把演員的整個臉都遮住,連光碟外包裝印製的女優都媽的都與影片中的不符-小販明天可以不在那個地點擺攤叫賣,但政府組織呢?
忘記我讀過的哪本書,書中質疑讀者「誠實的做自己」真的好嗎?我心中第一個聲音就是「當然好!」;李小龍的名言有一句就是「Honestly expressing yourself」,這又不禁讓我想起另一件多年前的往事,我在台北的麥當勞用餐時,看到一位穿著露背裝的女士,特別的是她的背部其實有大面積的燒燙傷疤痕,我十分佩服感動她神色自若的態度;濫用宣傳,宣傳只會淪為不肯接受自己年華老去女人臉上皴裂而不自知的可悲濃妝,相較之下,那位真誠嶄露自己傷痕的女士顯然美多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iho 的頭像
sopiho

鬼周譯注評

sopi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hi soopy
  • 文案力這種書名我一看到就想翻耶哈哈
    真心閱讀多觀察這三個重點畫得很好,而且觀察人群真的超有趣的,可能一個對話就是一個類戲劇哈哈哈
  • 可惜目前我在市面上沒有看到比較實用跟文案教學有關的書 文案力本身太隨筆 而坊間許多是翻譯書 對中文創作者而言完全不實用
    觀察人群~ 我已經好久沒有這種閒情逸致了

    sopiho 於 2017/09/26 22:29 回覆

  • 訪客
  • 你才鄉愿吧,陳弘美的主要表達,是要第四權還歸於民,電視台不要一直報導沒營養的新聞,你有把書看完嗎?????
  • 恩~大大,我文章裡並沒說陳弘美想表達的不是這樣啊?
    我只是提出我並不認為這樣是有效的.
    第一,如果抗議有效,那應該很多事都解決了
    第二,如果一個節目,A抗議很低級要下架,B覺得很有趣應該繼續播放,那請問該聽誰的
    但,again,這只是我的想法
    再回到您的問題,我確確實實有把陳弘美的書看完,雖然沒有讀三遍,但看過一遍是有的,至於您是不是有把我的文章看完,我就不曉得了…

    sopiho 於 2018/01/20 15:1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