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1542357-1.jpg

好啦!我承認寫這篇的原因,有一部分只是想放上女神的美照。
這部電影我非常喜歡,喜歡到我可以看它一百遍以上。雖然現實偶爾我會被人說我的品味很奇怪(對電影及書籍),不太符合潮流,我卻一直自認為,起碼就電影品味而言,我是很商業的,我也不喜歡一個鏡頭要停上幾分鐘不動或根本看不懂的藝術電影,像侯孝賢的「刺客聶隱娘」,我雖然有興趣想看它但一方面又沒有勇氣去戲院挑戰它(尤其聽了我一個仍在電視圈打滾的朋友說看這部片的時候,吃東西要很小心,因為你連光要把包裝拆開,在戲院裏面都會顯得非常大聲!);而蔡明亮,我看了他幾部作品(「你那邊幾點?」、「天邊一朵雲」),我得坦言我從來就沒看懂他想表達甚麼,大師走得太遠,我跟不上。
最初讓我對電影感到興趣的其實是盧貝松的「終極追殺令」(裏頭有娜塔莉波曼還是蘿莉的身影)、「霹靂煞」、「第五元素」-這些片很商業,不是嗎?
但換個角度來說,我也能理解為什麼有些人會覺得我品味很奇怪,我的確不喜歡公式化的商業電影;這就要扯到DC的死對頭漫威了,漫威系列讓我真心喜歡的只有兩部-X戰警第一戰、星際異攻隊 VOL.1。
我其實不懂為什麼DC老是被漫威打趴,我覺得DC的配樂、分鏡創意上都比漫威好;在YOUTUBE搜「幀影幀畫」一個剪接師評論電影的系列,有一集他訪問幾個路人可以哼出漫威系列的任何一首主題曲嗎,結果沒有人有辦法,因為漫威的配樂是沒有靈魂的、公式的,就如同會議室裡的空調運轉聲,它存在但你感受不到它。
而分鏡,我就不得不罵一下最新版的蜘蛛人和星際異攻隊 VOL.2,最後的BOSS戰我完全看不懂在打甚麼,只看到一堆爆炸、碎片、和一堆亂七八糟的顏色大便配上演員的鬼吼鬼叫;反觀神力女超人(在寫了N百個字之後我終於又提到她了)和BOSS的對決,每個場景都打得乾淨俐落又有力度(好吧,我坦承阿瑞斯擺出超人姿勢雙手朝前水平飛身往女超人殺去時我有笑出來)。
在文本上,DC幾個主要角色的設定也比漫威來得立體深沉;以同樣是好野人DC的蝙蝠俠與漫威出產的鋼鐵人來比,蝙蝠俠得面對執行正義的代價(嗚呼,正義正義,多少罪惡假汝之名行之!)所以成了黑暗騎士;鋼鐵人得面對痾…得面對…得面對自己自大的心魔嗎?就算有,在電影裡的刻劃也沒有讓他好好面對,畢竟觀眾喜歡的就是他那副屌樣。
超人要面對凡夫俗子對於能力過強者的敵意,忍受那種強者不被理解的孤獨;神力女超人要經歷對人性不完美理解的傷痛(就如同我們每個人成長的必經之路);反觀漫威,新版蜘蛛人煩惱他青春期把不到妞,星際異攻隊vol2星爵整集都在找他阿爸-而我真的沒想到這樣的主軸可以拍一部片!
商業無罪,有罪的是沒有誠意刻劃角色把故事說好。
本來是真的想寫神力女超人的,但前言不小心屁話太多,收不了尾;當機立斷,本篇自成一篇,下篇再讓女神出場,當然連同她的另一幅美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iho 的頭像
sopiho

鬼周譯注評

sopi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