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1308_723559734361455_171277490_n.jpg

  其實這篇文章的標題原先是訂為「其實我好討厭FB」,如果沒有意外(然,人生總是有意外),這也會是我最後一次在臉書分享一些認真的文字,接下來比較認真的文章,我會放到癖客幫部落格;那裡比較靜,我也不必顧忌是否有無文字審查的問題-說來好笑,在我還是憤青的時期,曾幻想過自己也許會變成一個揚名國際的流亡作家(假若哪天我們真被老共佔領時),緬懷自己消失的祖國;如今,只不過自己的身分變成國家的公僕,你便開始小心翼翼地想著自己那些字句會不小心造成不必要的麻煩,還沒等到老大哥審查你,你自己便已審查了自己。(多麼的沒骨氣呵!)最後一點,如果有人在我部落格的文章底下留言與我交流,我會知道他是耐著性子把我的屁話看完的,而不是如同臉書被陌生人按了讚,他們卻可能在下一秒間又去按其他文章的讚了。

  前陣子,趁著到台北出公差的機會,與我大學時期的死黨草魚和在一間熱炒店見面;之前我上臺北時,常同大學的好友們(小黑與保羅)約在那兒大家一起吃個晚餐,還在店內一張隋棠海報下留過合影,而轉眼間數年又過,隋棠的海報還在,但這次只剩我和草魚和,不過放心,另外兩個人還沒掛(我們畢竟還沒到老著眼皮在同學會上喃喃低語說這次誰又早先一步向主報到的年紀了喲),只是各自有事要忙。
  讓我回想那夜我同草魚和聊了甚麼…是了,你們聊了政治,他說他已不關心政治(我也不關心,但看到那些狗屁倒灶的事卻依然想發牢騷…是了,這裡是臉書,所以我不會在這裡發牢騷);你們聊了電影,為自己近期看過的片子打分數並感嘆好萊屋的片子真是一年不如一年;你們也聊到了未來…恩呵呵呵基本上你們已經沒有未來了;你們聊到了過去,我問他說他是否還記得茉莉,令我驚訝的是他竟然沒花多久時間便回想起這個人-茉莉,嚴格說來,她只活在文字裡,是在我25、26歲還認真經營自己無名小站(邊幻想自己有朝一日可以受邀去領諾貝爾文學獎)時,三不五時會到我的站臺逛逛的讀者,也給了我不少持續寫下去的動力;只是隨著國考壓力、工作如死水般的煩悶,我中斷了經營部落格這件事,隨著無名小站的關閉,我與當時在網路上因文章結識的一些網友都斷了聯繫-chi、whhs、提摩西小弟(後來我悄悄地去了他的站,據他的女友發文說他得了憂鬱症)、網路上認的乾媽(當時我陷在應付國考的壓力低潮中而無力再回應任何網友,當然也包括她的留言,至今想起仍讓我深感歉疚)、還有我一直頗欣賞其文章的fayemei,她的站名叫Finally.Woken,最後一次更新停留在2011年9月15日一篇名為「何時了?」的文章,接著她就如同我一般神隱了,這幾年我嘗用估狗大神找過她,想看看她是否只是換平台重新經營,她卻消失得非常徹底...我禁不住猜想她封筆的原因,是同我一般被生活桎梏折磨而不再有心思經營,又抑或是人到一定年紀總會明白「智者不言」的道理…當然,還有最早在我部落格留言的陌生人茉莉。
 「如果茉莉在skype留的資料是真的,那她現在已經40幾歲了。」我同草魚和這麼說,「前陣子我上了我幾百年沒上的skype,發現好友上還有她的資料;想想也不無可能,我當時無所事事每天開心在家寫文章的時候,她就已經是飽受沉悶工作折磨的上班族了,如今我自己也被折磨了六七年,也許她真的已經四十幾歲了呢…」
接著草魚和問我說怎麼不再寫東西了,我說目前這樣的生活讓我沒有話想說;他說我在找藉口,就像他,他說給他一年的特訓,他就能回到職業籃球場完成他年輕時沒走的人生,只是他怕苦不想過那一年,也怕失敗,而我也是一樣。
  我想反駁他寫作畢竟是不一樣的,當靈感女神棄你而去時,哪怕你坐在電腦前三天三夜也是完成不了一個句子。而且我也有點懷疑是否特訓一年他就真的可以如他所述重返職業球場,畢竟我們都不年輕了呵,33、34的年紀就連NBA的球星們都是顛峰期後開始走下坡的年歲;時間真是太無情了,有些東西你以為驀然回首時,它還會理所當然的在那裏(總有些東西是時間帶不走的吧?),結果歲月流淌闇影侵奪,你的理想你的勇氣你的記憶你的情感全都他、媽、的不見了。
 我明白文字的時代已經結束,在這個圖像化影像化虛擬實境化快還要更快我們要零時差直播資訊如宇宙誕生之初星塵爆裂擴張的年代,已經沒有人有力氣理那麼多的字了;我想起我在電視上看到某月某日是「世界閱讀日」時忍俊不住,要訂一個日子來提醒人們這件事,就表示這件事基本上已經沒救了,如同保育類動物終將在大聲疾呼中走向滅亡…那為什麼還要花那麼多的時間寫根本沒有人會看的東西,有如老師傅死守著傳統技藝持續做那些沒人買帳的產品、曾應該是在體育館職業賽中奔馳的運動員(體育館裡會迴盪著那些球員腳下的名牌運動鞋不時摩擦地板的啾啾聲)淪落到在市立公園坑疤的水泥地球場和人報隊鬥牛…是的我們寧成為時代的眼淚,卻不願意順應時代本身,因為時代本身就像黑洞,終將吸引所有東西,再無預警地毀掉所有的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iho 的頭像
sopiho

鬼周譯注評

sopi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