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看完露西之後,我想盧貝松在我心中的地位大概是完全地崩壞了。我高中時,我對電影業還充滿了天真浪漫的幻想,年少純真之夢尚未瓦解之時,他一度被是我最喜歡的導演;當時教國文的班導師還曾誇讚我以他為專題的報告做得十分用心。

盧貝松自己曾說他一生只導十部電影,理由是他說他有很多欣賞的導演,晚期的作品都不太精采、黔驢技窮,所以拍十部就夠了。後來他果然緊守著他的承諾,十分偷懶地當起監製還有數不清的劇本編劇(即刻救援、黑蘭煞),而我常開玩笑說那些劇本大概都是盧貝松早上起來坐在馬桶上大便時順便想出來的。

我不知道露西是不是盧貝松親手執導的第十部電影,我最後一次看他執導的片是盧貝松之光芒萬丈-那是一部關於一個瘖啞女生卻十分會跳舞的電影;雖然光芒萬丈的評價應該也不高,但當時還沒有像現在瘋狂連上「舞力全開12345」系列的台灣能看到這種以跳舞為主題的電影仍帶給當時年少的我不小震撼。

但看完露西後,我想盧貝松說一生只拍十部片的理由不幸地體現在他自己身上。曾經拍過讓我感動的要死的「霹靂煞」(NIKITA)、「終極追殺令」(裡面有正妹娜塔莉波曼還是小蘿莉的樣子)的大導演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連影評評價極差的第五元素我都認為是被低估的經典(有時第四台重播都還會停下來瞄個一兩分鐘),至於露西-前半段我好像在看DISCOVERY的摩根費里曼之穿越蟲洞,後半段飛車追逐又像在看終極殺陣,至於最後結局摩根費里曼在預告裡不是被問到如果人腦力達到百分百會如何嗎?不想花錢到電影看的ㄍ人,我現在就告訴你人腦力如果達到百分百會怎麼樣-腦力如果達到百分百的樣人會變成一只他媽的隨身碟!!!!這真是我近年來看過的電影裡最謎的結局,LUC先生,你到底想表達什麼?露西這部片甚至比不上盧貝松自己監製編劇的電影(也就是他在大便時想來賣錢的故事),我甚至覺得終極殺陣都還比較有創意,起碼那是我接觸的第一部以飛車追逐作為主軸的電影。

我一直認為盧貝松對女性還滿擁護的,他電影裡的女角通常反而是比較剛強剽悍的角色,男角反而比較柔弱。從霹靂煞的女殺手、終極追殺令裡娜塔莉波曼所飾演的小悍妞、第五元素、聖女貞德裡的蜜拉喬維琪、到史嘉雷喬韓森(天哪她的名字好難記)飾演的露西都是如此。至於亞洲人對他來說應該就像終極殺陣裡法國人口中動不動就叫日本人小黃一樣,是一種他從來就覺得不值得深入了解的物種。所以當我聽到新聞說,露西這部片在台灣取景幫台灣打知名度之類的,我心裡暗笑,老盧這法國佬不把我們臺灣人拍成智障我們就該偷笑了。看了電影之後,我們果然被拍得有點智障,還好電影裡的角色除了露西以外都是智障,而且智障壞人是一群入住在台灣飯店的韓國人(天曉得為什麼?),大概是我們有給盧導禮遇吧?

我相信創作力的確是如同盧貝松所言,是有其壽命的;大抵是想講的話講話講完了,就如同張愛玲或寫麥田捕手的沙林傑般,生涯早年完成代表作後便早早封筆。

抑或,雖然敘事技巧是隨著時間磨練而更加爐火純青,但對生活的感動卻有可能隨著人生的歷練衰退,這卻是啟發我們編故事的動力,如果喪失這種感受能力,故事就真的只是是個故事,只是徒俱技巧的空殼。又或者,也不能說是感動衰退,而是有種進入佛家道家的禪定或無為的境界,心情不再隨著紛亂的外在環境坡動-老了之後自然知道哪些事能說哪些事不能說,有哪些事是說了也不會有用所以就不用說了,有點「如今識盡愁滋味,卻道天涼好個秋」的意味在。

寫這篇時,心情有點感傷,年少舊夢如今看來是不可能再實現,而我卻已感覺自己的創作力已漸漸老去;兒時偶像老了,我自己也老了。盧貝松先生,如果露西還不是你的第十部電影,那你下次最好拿出點年輕時拍片的熱忱出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iho 的頭像
sopiho

鬼周譯注評

sopi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