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x_feen41731141_0013  

昨天是一個禮拜中最神聖的日子-擺脫工作的禮拜五,決定和同事看場電影。身為廣電系不及格的學生,我承認自己看電影的品味不怎麼藝術(雖然在2046前王家衛一直是我的偶像),我絕對不會去電影院看<看見台灣>或蔡明亮導的定格電影,我只想看火箭砲和子彈滿天飛的<風暴>。本來A同事答應跟我一起去看,但B同事卻比較想看<戰爭遊戲>。

A同事本來不想看科幻片的,B同事卻說科幻只是包裝啦,這部片其實是在闡述戰爭與和平啦道德辯證與反思啦人性與神性的衝突啦,A同事就被說動跑票了,加上我個性隨和好相處,兼容並蓄無為弗爭,就同意一起去看<戰爭遊戲>這部片。

<戰爭遊戲>改編自暢銷科幻小說作家歐文史考特卡德1985年熱門科幻巨著<安德的遊戲>(上面這段文字抄自開眼電影網),B同事說他看過原著,我問他這本書有出版中譯本嗎,一向是唬爛伯的他說:「開玩笑我是什麼咖?我當然是看原文的!」但孔老夫子說:「視其所以,觀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叟哉?人焉叟哉?」他被強迫考多益英文時一直喊著好緊張好緊張我都不會,所以我有點懷疑他講的話;總之他不是在看過原著這檔事情說謊就是考試前騙人說都沒讀結果出來都一百分的假掰人,前者或後者誠信都有點問題,加上過了一夜我的記憶有模糊,所以下面這段據他轉述的原著內容我們就姑且信之但是又要保持懷疑的精神,大家就姑且看看-據他說,原著的主角跟電影一樣是個屁孩,無意間進入了虛擬電玩的世界,但其實這個電玩真的是國防部的尖端武器,當屁孩打贏了遊戲裡的戰爭,卻不知道自己無意間真的摧毀了現實中的國家。

好吧,我承認聽到B同事形容的原著讓我對這部片感興趣不少,好像裡頭真的有點道德辯證的意味在,不去看好像很沒氣質,所以就去看了。

電影的開頭用字幕秀了一段引言,用這種技法好像會讓這段話變得特別偉大;完整的句子我已經忘記,但大意應該是-當我擊敗我的敵人時,我便徹底了解他們,但同時我也是深愛他們的。這句話是誰說的呢?不是聖雄甘地不是人權鬥士曼德拉更不是先總統蔣公,是電影裡的屁孩主角講的。

電影到底演什麼我這邊就不暴雷了,其實精神上還算照著B同事描述的原著走,但電影公司為了迎合電玩世代的口味,更改了背景設定,把敵人設定成蟲子(這是什麼?在玩星海爭霸嗎?),看著無數的戰鬥機群與蜂湧而來的蟲族在天空飛舞廝殺,我一度幻想著緯來電競主播徐展元(對啦!就是在播棒球賽時,喊著:「好想贏韓國~」淚灑主播檯的那位性情中人)誇張的聲線應該隨時會跳出來配音講評一下。這是個失敗的改編(雖然電影本身拍得並不難看),看完電影後A同事就一直不能理解,電影最後為什麼主角要跟蟻后上演談戀愛大和解(阿?!我是不是把結局講出來了?)-電影結尾想呼應開頭的引言,卻未能做到。我後來思考了一下,如果還原成原著設定,敵人如果同樣是人類,也許就比較能理解主角最後心理情感的轉折。

但話又說回來,現實世界,在戰爭中,我們往往也不會把敵人當作人,而會把其當作異族、統計數據;這也是人類歷史上某些黑暗的時刻,會發生很誇張泯滅良知的事情。

PS.最後還是要強調,這篇裡頭所提關於「原著」的描寫,完全都忠於B同事對我說的描述;我哪天應該會去找「真正的原著」(如果有出中譯版的話),也許看過之後,我會驚愕地發現那又是一個跟我這篇文章所講述的差了十萬八千里的故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iho 的頭像
sopiho

鬼周譯注評

sopi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