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停了近一年多,這段日子是你非常不快樂的日子。

你這個人就是這樣,在極度憂鬱的狀況下,就會選擇封閉自己,而不是選擇向人傾訴;就像貓,在知道自己來日無多的情況下,會悄悄離家,背棄所有關心牠的人,在黑暗的角落獨自等待那最終的結局。

當然,你不是說你要死了,但就某部份來說,你也的確死了-在家人軟硬兼施的情況下,你參加了一個你沒有興趣的考試,讀了一堆你沒有興趣的書,得到了一個你沒有興趣的工作,成為了一個你沒有興趣成為的人(嘿!他們說那叫面對現實)恩師早就警告過你創作是條寂寞又辛苦的路,你對文學的努力在家人眼裡連個屁也不值,他們的眼裡只有錢、地位、臉面,把你對文學的熱情和所做的一切努力當作逃避現實的藉口(嗯,也許吧!?)
常覺得自己的人生很荒謬,當你高中時,對電影充滿了無限的狂熱與憧憬,寫作只是一個你紓發故事沒有資源化為影像的管道,沒想到兩篇小說卻意外的獲獎;上了大學,發現電影夢受阻,想全力朝文學努力,偏偏這時小說卻又不再獲得評審的青睞;被逼著考一個無聊的要死的考試,卻又僥倖的考上了
你想起網誌上曾經和你有過交集的人,最初的茉莉、wsshs、chi、提摩西小弟、你想熟悉卻沒有機會更熟一點的fayemei(finally woken的版主)、還有一向支持我的乾媽、文學社的學長們...你一向沒有刻意宣傳自己的網誌,這些人卻給了你回應,對你來說已是莫大的安慰;網誌停了許久,這些人或許早已離開,將你遺忘,但你還是會重新振作寫下去的;不寫,你就輸了,輸給了現實,輸給了家人對你的評判。
寫作從來就不是為了別人,寫作得忘記讀者,忘記別人對你的評價,寫作是為了自己,寫作絕絕對對是自私到極點的一種行為如果你更有勇氣,你就會像布考斯基離開他媽的郵局,回家喝個爛醉,寫下十二隻飛猴不願意好好交配;或像亨利米勒,毫無責任感拋家棄子,帶著幾塊美金和自己寫的爛小說(crazy cock瘋狂的老二?)就到歐洲去過著流浪漢般睡公園吃垃圾的生活如果你夠有勇氣繼續的話… 

附記:我一直都很激賞下面這段話,特此引用。
寫作的自由既不是恩賜的,也買不來,而首先來自作家自己內心的需要。

你如果拿自由去換取別的什麼,自由這鳥兒就飛了,這就是自由的代價。」

-高行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iho 的頭像
sopiho

鬼周譯注評

sopi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fayemei
  • 好久不見阿~
  • fayemei
  • (我想說我應該登入再回應)
    你的blog一直在我的閱讀器上,所以我知道你發文了。
  • 哈哈,真沒想到妳還記得我呢。
    我一直都很喜歡妳的文章(blog)-恩,法律文除外啦(哈…逃),不過那是法律本身的問題,我對法律充滿了怨念。=_=
    前陣子在準備考試,還是有偷偷抽空欣賞妳的部落格,我非常喜歡妳的「痛苦」那篇(如果我沒記錯標題的話),還有「關於大麥克的回憶」,非常的可愛,可惜妳的文章不開放留言,畢竟特別寫信給妳,然後又只有短短「嘿 我喜歡妳的這篇文章」幾個字實在是太奇怪了。
    Anyway,很高興還能在碰上妳。^_^

    sopiho 於 2010/07/04 08:22 回覆

  • fayemei
  • 其實真的有人寫信給我裡頭只有短短的一句:「我喜歡你的文章」阿~哈哈!

    我也很高興看到你的blog有新文章啦!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