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評的荒謬性在於-

批評是一面該死的鏡子。
身為廣電人,我手上緊抓不放的這個東西其實不叫鏡頭

那是玩意兒是我的老二。

想成為Super star?!

Fuck with me!(她演的A片還不錯看)

也許,我正恨著我自己。

 

我才是那個該舉槍自盡的人。

 

Michael Jordan很神,可是他不是神。
 

Michael Jordan只不過是個會打籃球的老黑。

 

那只會講屁話的周仕軒(照片裡的人真的是我)又算哪根蔥頭呢?!

My comment is no comment…I am just nobody.

 

嘿!我承認我正在自慰,但

我有首新詩叫「我在自慰而你在打手槍」。

 Sorry我不能放美女掰穴自慰圖,這張將就一點用吧
 

橫看成嶺側成峰,不識廬山真面目。(我指的不是老二...
 

所以我這篇文章的重點是什麼呢?

我不會拿「不可說」那套廢話來敷衍你,我想講的就是-

每本桂冠出版社的那套世界文學名著,裡頭都有一篇吳潛誠(他已經葛屁了)所寫的序:「沒錯,文學作品的確不會純粹因為其內在價值而自動變為經典,而是由批評者(包括閱讀大眾)和權力建制(如學術機構)使然

 

鬼周譯注評:

這種文章真他媽的偷懶。

文章這檔事-主觀還是客觀呢?抒情還是說理呢?經典還是垃圾呢?

信不信我,不是本來就是your call了嗎?
話不都你在講,幹麻需要我的解釋呢?
鬼周譯注評?評你媽個機八-
不要以為鬼周是因為文學獎落選在那邊靠北,我那篇小說還沒寫完。
不過我想評審遲早還是會被我靠北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iho 的頭像
sopiho

鬼周譯注評

sopi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