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10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嚴格說來,應該沒有「意假情真」這樣一詞,頂多只有「戲假情真」;但我自有一套鬼話去解釋什麼叫做「意假情真」。
解釋之前,想跟大家分享我挺喜歡的一個作家張大春寫的一篇短篇小說「再見阿郎再見」,讀這篇故事時,我大概還是高中生,已經是非常久的事了,我很偷懶,所以我只用自己的印象和感覺重述這個故事,故事情節或許有嚴重的錯誤,也許我的解讀也非張大春的本意,但以下就是我個人對這篇故事殘存印象的重製。
「再見阿郎再見」寫的是一個悲天憫人的年輕作家,到妓院想要親身了解訪問妓女的生活與想法,結果妓女對作家提出問題全然不解,或者回覆的答案跟作家心裡預設的答案天差地別;最後妓女火大了,問年輕作家:「你到底要不要做?」年輕作家吶吶道:「我真的不是想來找妳幹炮的,我是想要妳說出對自己生活現況的不滿和社會對妳的壓迫、男性對妳的剝削,我是真心誠意想要瞭解妳的想法…」

sopi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我心中曾有三個夢想,一個是能在小說的領域嶄露頭角,另一個則是能當導演拍出好看的電影(如盧貝松的終極追殺令、霹靂煞那樣子的程度),最後一個跟愛情有關。隨著時間的流逝,如今我還苦苦堅持的只有文學這一環,電影可以說是徹底夢碎,愛情更不用提了,如果可以,我根本想徹底的否定這件事。
記得剛考上廣電系時,有人對我說過「拍不成電影,就當個影評,如果連影評也不入流,還可以當個觀眾」這樣子的玩笑話;沒想到這段話回過頭來看,到像是個準確無比的真知灼見。
而如今我已能站在釋然的角度去看這被我自己搞砸的夢想,也能毫不客氣的指出自己是如何搞砸它的-就像我搞砸了其他很多事情一樣,總是不夠積極,不夠堅持,懶得打點自己的人際關係;因為笨拙而怕處理事情,自然而然缺乏領導能力的特質;發現自己好像無法做到最好,立刻就沮喪放爛,諸如此類我個性上的缺陷。

sopi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文學的女神
我願意焚毀自身的青春
割裂傷口的動作為儀式

sopi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本來是要等看完另外一本書,再來寫這篇讀書感想的。不過我一時手殘,挑了本「時間繁史 啞瓷之光」,就不幸跟著董啟章陷入他的「嬰兒宇宙」辯證地獄,到現在還龜速地爬文中。

sopi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 Oct 06 Sat 2007 17:17
  • 筆仗

最近在寫作方面把自己逼得太緊(因為吃飽太閒),情緒低落,決定停幾天,冷靜一下,畢竟人渣作家也是需要周休二日和放颱風假的嘛!
想想好笑,又沒人付我薪水,我也沒有臭書迷,幹麻自己窮緊張,擔心自己這一篇是不是寫得沒有上一篇好?寫完了這篇會不會就沒東西寫了?自己是不是要江郎才盡了?
這樣的感覺曾經出現過幾次。最明顯的一次是我初次在文學方面受到肯定的經驗;也就是高中時,我的兩篇小說竟同時意外地獲得校刊小說的首獎(據說是兩位評審老師各喜歡一篇,僵持不下),結果導致二三名從缺,其他人都是佳作。可是那時我其實無心於文學,我真正想做的其實是拍電影,只是我沒有資源,只好先用文字抒解一下我想說故事的渴望;而那時我也才剛學會寫小說不久,我常常把我寫好的小說,拿去給教我國文的班導師指導批評,雖然畢業之後,我再也沒有見過她,她也很可能早已忘了我,但我心裡真的把她奉在恩師的地位,要不是當時她笑笑地問了我一句「你的文章想不想投稿?」,我又糊裡糊塗地回了好啊,我可能這生就要與「獎」這個字絕緣了。

sopi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 Oct 04 Thu 2007 15:05
  • 成名

是一連串的失敗造成了他的悲觀,
還是悲觀造成了他一連串的失敗?

sopi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



男人聚在一起打屁,聊久了,話題往往都會轉到女人身上。

sopi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



我不太喜歡用太多的論述去辯證一部電影的作者想表達的意念,一方面個人才疏學淺,另一方面我不想自作聰明,老實說,我覺得要猜出創作者腦子裡想的是什麼,根本是刻舟求劍的一件事。

sopi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5) 人氣()